陳S ir揚言(第1605期)
  無論名叫約租車還是應召出租車,其實還是出租車,之所以要換個說法,因為有忌諱。
  一家同城媒體報道說,廣州擬投放2950輛約租車。另一家城中媒體報道說,廣州擬增2950輛新式應召出租車。不管約租車還是應召出租車,說的都是一回事。這事新鮮得連官名都沒有,所以值得七嘴八舌一下。
  其實我們都知道,無論名叫約租車還是應召出租車,其實還是出租車,只是打車的方式不一樣而已。就像無論生鮮雞還是冰鮮雞都不是活雞一樣。之所以要換個說法,因為有忌諱。
  這次要避諱的是什麼呢?恰恰正是“出租車”這三個字。按照官方的解釋:普通出租車一般採取揚手即停的方式營運。但約租車主要由公司通過電話、網絡等方式預約攬客,提供點對點的服務。這顯然有點兒渾水摸魚的味道。眾所周知,出租車的打車方式既包括在馬路上揚手打車和電話電召,最近還流行各種網絡打車軟件。準確地說,擬新增加的2950輛出租車只是不巡街不掛燈揚手不停而已。星星還是那顆星星,月亮也還是那個月亮。
  為何要忌諱“出租車”的名號呢?這就說來話長了。廣州打車難既與交通擁堵有關,也與出租車數量不足有關。從邏輯上說,增加出租車的數量勢在必行。但是,廣州的出租車司機對增加出租車的數量又強烈不滿,原因是擔心市場被分薄。更深層次的原因是份子錢,即班產負擔太重!但是,如果站在出租車公司的立場,增加出租車的數量意味著更多的利潤來源。那麼,站在交委的立場,則是左右為難。當然,這個左右為難是以管理公正為前提的———所謂公正,就是不偏不倚地站在廣州城市的立場上關水閘開水閘。事實上交委給人的印象,一貫都是偏幫出租車公司的,否則降份子錢增出租車也是一個看起來很美的選擇,也用不著躲躲閃閃改姓生“二胎”啦。
  廣州市交通部門表示,由於約租形式的出租車在國內屬於運輸服務創新,因此又要例牌開聽證會了。本次聽證會設聽證代表20名,其中,14名聽證代表將從報名者中通過合理遴選產生,6名聽證代表通過有關社會團體推選、聽證機關邀請等方式產生。我們都知道,聽證代表的人數和遴選方式決定著聽證會的走向。歷史告訴我們,決策者的意志從來就沒有被聽證會的結果左右過。廣州新增3000輛出租車,儘管應召的方式不同,但本質上還是會對現有的出租車市場造成衝擊。出租車司機軍心穩,則出租車市場穩,出租車司機軍心不穩,受害的還是廣大的乘客市民。畢竟與新增的出租車相比,現有的出租車還是大頭。所以我建議市交委的聽證會分兩次開。一個由純市民乘客代表組成,一個由出租車公司和出租車司機代表組成。各說各話,媒體都如實報道,不插嘴不摻乎。最後交由市人大決定。否則的話,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,最後公婆說了都沒用,家公家婆說的才有理。
  我最不希望看到的局面是:出租車增加了,依然打的難。就像停車費猛漲了,依然堵車一樣。不一樣的只是市民的出行成本增加了,某些大佬的荷包又猛脹了。□陳揚  (原標題:出租車為何要改姓生“二胎”)
創作者介紹

prada

njmmk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